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人家 > 法院人物
追忆滕启刚·系列(13)丨基层“燃灯者”滕启刚·信仰如天——工工整整的信仰:家为小,国为大
  发布时间:2021-11-18 15:38:13 打印 字号: | |


为“燃灯者”燃灯

有人说,他持正义之剑,扛公正天平。

有人说,他履社会责任,行党员担当。

也有人说,他躬耕基层三十载,是法治道路上的“燃灯者”。

他,就是滕启刚,生前任鞍山市千山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

他活着的时候,一头汗两腿泥,隐没在人民群众中,不分你我。

他离开之后,“幽默风趣的您,严肃认真的您,积极向上的您,热爱生活的您,为了公正‘斤斤计较’的您,您是我们心中永远的‘滕叔’,永远是追求公平正义的少年!”这样满怀不舍和眷恋的悼文,向我们揭示了这样一个“燃灯者”:他信仰如天,对党无限忠诚;他公正如水,对法治执着追求;他爱民如土,对人民无比热爱;他初心如虹,对事业无私奉献……这些精神既点燃了他的一生,又在生他养他的土地上播洒出一片光辉。

传承如炬,火尽薪传。8月26日,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作出《关于开展向滕启刚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要求在全省法院系统深入开展向滕启刚同志学习活动。

接过“燃灯者”火种,为“燃灯者”燃灯,砥砺有志者向未来前行,献青春热血而燃灯火,聚囊萤之光而照大亮。

同事说,滕启刚平常只穿旧法官袍,一般从不舍得穿新法官袍。他开玩笑说等他“走”的那天再穿。谁也没想到,那一天来得那么突然。2021年6月4日早上,滕启刚突发脑出血,再也没有醒来。此前半个月,滕启刚还曾一路小跑地和记者打招呼,穿着那件旧法官袍,急着去开庭。滕启刚的生命定格在57岁,而他30年法律人生的深度与宽度却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不近人情” 只为公正

滕启刚的妻子李淑华将那套缝了又缝磨得发白脱线的法官袍摆放在他的遗体旁时,泪水再次夺眶而出。“老滕对法官这份职业的热爱真是一点也不掺假,院里发法服,他回家后站在镜子前要试穿好久,然后精心叠好放好。”李淑华说。

身边人对滕启刚的评价是“有情有义”,但他也有“不近人情”的时候。“家里一个远房亲戚因为抢劫被抓,亲属就找他帮忙说情,但是被他拒绝了。”李淑华回忆说,还有个亲戚的案子赢了,在法院申请执行,他找滕启刚帮忙,但滕启刚没同意,告诉他得按正常程序走。

滕启刚还接到过威胁电话:“我知道你们家住址和车牌号,咱们走着瞧。”“当时我想搬家,但是老滕说不搬,说他是一名党员,正义永远都不惧怕邪恶。”李淑华说,“他经常告诫我,绝不允许收取当事人送来的礼品和财物。”

忠孝难全 有悔无怨

在滕启刚1995年所写的那份已经泛黄的入党申请书中,隽秀刚劲的文字力透纸背,“无论何时,集体利益高于我的个人利益,一切服从组织需要,党叫干啥就干啥。”

2006年8月,滕启刚就任鞍山市千山区人民法院千山法庭庭长。千山法庭的条件特别简陋,滕启刚到任的第一件事就是修缮法庭。滕启刚极尽所能节约经费,看他在周末双休日买材料,下班后忙装修,妻子不免有些抱怨:“公家的事情,雇人就完了。”可他却舍不得:“公家的钱也是钱,也得省着花。”虽然满心不愿意,但妻子还是陪他一起给法庭大门刷油漆、安装挡板玻璃。

其实,滕启刚当时是一边办案一边张罗法庭建设的,他80岁的老父亲怪罪一向孝顺的老儿子怎么总也见不着面。后来,老父亲被滕启刚用车拉到了法庭,看到了千山法庭被儿子收拾得整洁利落。那时老父亲已是胃癌晚期,家人为了不让滕启刚工作分心,一直瞒着没让他知道。

忠孝难两全,对于滕启刚来说,有悔,但无怨。“院里调弟弟到千山法庭工作,面临着艰巨任务,这都需要他付出很多的辛苦。如果做不好,肩负的重任就无法继续和完成,就会愧对院领导的期望和信任。”姐姐滕淑彬回忆道,“他和我说过,完成了党的使命觉得很光荣。”

一心向党 初心永挚

作为老党员,滕启刚经常给青年干警上党课、传心得,许多年轻人都清楚记得他激动地讲述自己入党那天的情形,“大冬天的,我往区委大院走,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了,零下20来摄氏度啊,却一点儿都不觉得凉。晚上回家,特意让媳妇包了一锅饺子,真是打心眼儿里高兴啊!”

这份高兴伴随了滕启刚20多年,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格外珍视入党的机会?

也许,从他的原生家庭能找到答案。滕启刚兄弟姐妹5人,他是老小,也是家里唯一的党员。入党当天,他特意给大他10岁的姐姐滕淑彬打了电话,告诉姐姐他圆了入党的夙愿。

“我母亲没读过书,但她一直教育我们几个孩子‘做人要有良心,多为别人着想’,这也成了我们家的家训,启刚在这方面最优秀。”滕淑彬说,这可能就是滕启刚坚持入党的初心吧。

记者在滕启刚生前写下的《这就是我的“忠诚”》一文中看到:“记得刚刚考进法院的时候,那时我才从教育行业转行过来,还不是一名共产党员,那时的我一个心思想入党。心里每天都在问自己,我能不能在法院入党啊?这地方人才济济,我得什么时候能入上党啊?……”


 
来源:辽宁高院
责任编辑:宣教处